散步这件小事 (2020-10-19)

礼拜六,室友说她准备出门遛个弯。我说,好啊,那我和你一起吧。这是我搬到新家之后我们第一次一起散步。而第二次就发生在今天。室友向我委婉地发出微信邀请,说散了步心情都变舒畅了,可以经常聊个小天、压个马路。我也兴奋地应和,是呀,今天可以继续。

 

对散步这件事,我有很深的依恋,因为它承载着许多关于家的回忆和憧憬......

再无偶然 (2020-08-30)

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发现世上很少有偶然的事。

 

家门口清凌凌的河水淌过,一棵棵樟树少说也有十几年的寿命,在沿岸立得高大笔直,似乎本该如此。直到一个阴天,水面静了,在房间里也能隐隐闻到一股味道。还有散步时路过的汽车4S店门口永远没有办法成活的那排树苗......

忆恩师王步高先生 (2020-04-04)

近来痴迷《只要平凡》这首歌:“在心碎中认清遗憾,生命漫长也短暂。跳动心脏长出藤蔓,愿为险而战。” 如此清醒透彻的词,不多了。

 

在地铁上听着这句,透过不太干净的门玻璃瞧着自己的脸,突然想起我的大学老师王步高先生。他说过,在作东南大学的校歌时,他曾许诺——十年后再看,不改一字。“如今十年、二十年都过去了,我确实改不了。那是我的巅峰了。”台下一阵笑......

 

© 2020 by Huiliuqian Ni